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蔹

白蔹

皆是临床常用代表方剂

  虚热常由气虚、血虚、阴虚等因素引起,属内伤发热的范畴。气虚发热主要表现为上午潮热,下午热退,身热心烦,懒言体困,脉大无力;血虚发热主要表现为小有劳即热,常伴汗出,缺乏规律,轻者身不发热,但觉头面烘热或手足心烦热;阴虚发热主要表现为下午发热,自觉热自肌骨之间蒸发而出,并伴有五心烦热、盗汗等。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现代医学认为,发热乃机体发生免疫反应的结果,若机体免疫能力低下,就表现为低热。细菌作用于人体所产生的病理反应是产生发热的直接原因。而药理分析,黄芪[4]有增强机体免疫力的作用,知母[5-6]有抑制病原微生物活性的作用。这样,黄芪配知母,免疫增强,解热实现,则虚热自退。黄芪同知母相配治疗虚证发热,可以说是补中益气汤的延伸与拓展。

  说到配伍,仅汗出一症,受风者配桂防,火旺者配知柏,阳虚者配桂附,血虚者配归芍。而黄芪、当归之药对,更是黄芪配伍的典范,黄芪补气升阳,固表止汗,利水消肿;当归补血养血,活血调血,润肠通便。二药配伍,一气一血,生血补血,一表一里,活血利水,一动一守,阳生阴长。共奏益气养血,补气活血之效。临床若气血双虚或气虚中风者,黄芪倍当归;下焦血瘀或产妇便秘者,归倍于芪;若气虚血瘀或汗出而肿者,二者各半。

  53岁,性别女,我现在舌头芸黄.两边有齿印,舌头两边还有点痛,牙齿发炎。大便干。大便后擦拭纸巾上有点血。有点怕冷,还有就是活动一下头上爱出汗多。下午脸上无原无故的发热几秒钟。肠胃也不好.要打膈,到晚上有时上腹有点㤘隐隐痛,还有就是下午的舌头齿印比下午明显。请问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2.2 知母 知母,性味苦、甘、寒,归肺、胃、肾经。功效,清热泻火,生津润燥。主治高热烦渴、肺热燥咳、内热潮热、消渴便秘以及汗出而烦者。知母之虚烦,是指肠胃之中无有形邪气,临证无疼痛窒塞。而大黄之烦,因腹中结实,痛闭而烦;黄连之烦,因心下痞痛,悸而烦;栀子之烦,因胸中窒塞而烦;此三者皆有结实之证。知母性味苦寒而不燥,上能清肺,中能凉胃,下能泻肾火。配以黄芩,则泻肺火;配石膏,则清胃热;配黄柏,则泻肾火。正如李东垣所说,知母其用有四:泻无根之肾火,疗有汗之骨蒸,止虚劳之热,滋化源之阴。知母既能清实热,又可退虚热,用于阴虚内热、肺虚燥咳及消渴等症。知母是治疗消渴的主药,玉女煎治上消,知柏地黄丸治下消,皆是临床常用代表方剂。

  3.1 配伍效应 气虚发热,用李东垣甘温除热之法,血虚发热可用归脾汤加减,阴虚发热则用知柏地黄丸、大补阴丸、鳖甲煎丸之属,此乃人所共知。然而,临床上黄芪配知母应用于虚证发热并不常见。既然虚证发热是本虚表实之证,应用黄芪配知母补虚泻实,就能达到标本同治的目的。一则“在用黄芪补脾肺之气时,为恐其补气而生邪热可配用知母滋阴泻热,甘苦同用并施;补气益阳若用黄芪补气之方,恐其有热不受者,亦恒辅以知母”[2]。二则“黄芪能大补肺气,以益肾水之源,使气旺自能生水,而知母又大能滋肺中津液,俾阴阳不致偏胜,即肺脏调和而生水之功益普也”[2]。《素问?生气通天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其中对于“皮毛生肾”有人认为应为“皮毛生(于)肾”[3],说明营卫与肾是相互关联的。黄芪“实表虚、固卫气”(东垣语),知母滋肾水、充营气。黄芪配知母,卫得充,营得补,营卫自和,则虚热自退。

  3.2 临床应用 临床应用黄芪配知母时,大多加于复方中,根据情况确定黄芪与知母的比例。若气虚为主,黄芪佐知母;若阴虚为主,知母佐黄芪。实证之发热,如邪入化火、君相之火、五脏之火,内伤之发热,如肝郁发热、瘀血发热,以及阴寒格阳之浮阳上越,均非黄芪与知母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