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扁穗草属

扁穗草属

恐怕会有人不同意

  苜蓿可食,且营养价值不低,这一点人们大都“英雄所见略同”。但从“苜蓿盘”引申出为官清廉的内涵,恐怕会有人不同意。人们争相食之的苜蓿,当官的吃点就跟廉政沾上边了?还别说,真有这样的典故。这个典故出自《唐摭言·闽中进士》:“薛令之……累迁左庶子,时开元东宫官僚清淡,令之以诗自悼,复纪于公署曰:‘朝旭上团团,照见先生盘。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饭涩匙难绾,羹稀筋易宽。只可谋朝夕,何由度岁寒’。”

  后人以此为典,正是基于薛令之的清廉。明代李东阳曾写诗赠给失意回乡的湖南同乡彭民望:“长安张食淹留地,惭愧先生苜蓿盘。”一句轻轻的安慰之语,说到了彭民望的心坎上,感动得他顿时涕泪涟涟。清代大学士纪晓岚南下福建巡视督学,途经各地的官员无不盛情迎送,在山东新泰住宿时,县令胡万言派人送来名贵的食品。纪晓岚对其馈赠一概不受,但又觉得不能冷淡了主人的美意,便提笔作诗委婉谢绝:“词臣只是儒官长,已办三年苜蓿盘。”表明自己此行要廉洁自律、甘守清贫,有“苜蓿盘”足矣。

  从诗中可以看出,薛令之食苜蓿绝对不是为了尝鲜,而是餐桌上的正餐。苜蓿虽好,但天长日久地吃,胃首先“强烈抗议”,这点我小时候记忆深刻。平民百姓生活困难以瓜菜充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薛令之当时已升任左庶子,属正四品以上的官职,大致相当于现在的部级干部。以他当时的职权,稍稍动动脑筋,过上有酒有肉的生活大概不算为过。难能可贵的是,他却甘守“清淡”,只发了点“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的小小牢骚。

  清廉总关吃喝事,至今尚念苜蓿盘。每每看到某些“人民公仆”一餐动辄成千上万元,花公款吃喝毫不心疼的报道,我便会想起与苜蓿相关的一些人和事,想起盘中“苜蓿长阑干”的唐代薛令之,想起古今的清廉官员,满心都是深深的敬仰之情。

  我小的时候,家里粮食不够吃,每到春天,母亲就会从地里薅些嫩苜蓿回来,掺上玉米面做成菜团子,这就是一家人的“口粮”。如今生活富裕了,人们不再用苜蓿来充饥,但我对苜蓿还是保留了一份特殊的情感。

  早在古代,人们就把苜蓿搬上了餐桌。苏辙诗曰:“手植天随菊,晨添苜蓿盘。”冯惟敏小令:“田家接口秫饭,书馆充肠苜蓿盘。”苏轼也留下了“去年举君苜蓿盘,夜倾闽酒赤如丹”的佳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