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长柄荚属

长柄荚属

雪白明亮的梭镖对准了他

  到下午3点钟时,谢曙光用望远镜向六合方向观察,发现敌人的身影在小胡营东边的小山冈上出现了。敌人成两路纵队从六合公路上大摇大摆的向埋伏圈走来,枪上的刺刀在夕阳照射下,一闪一闪地发出幽光。伪军的后面是一个小队的日军。

  伪营长平时的威风一扫而尽,偷偷抬头一看,四周都是手持梭镖的新四军战士,雪白明亮的梭镖对准了他,吓得全身发抖牙齿打颤,无奈地说:“我下令缴枪投降。”

  短兵相接就轮到梭镰显示威力了。只见战士们手持梭镖将洼地里的敌人团团围住,顽抗的敌人当场被刺死,其余的纷纷跪下求饶:“四大爷(伪军对新四军的尊称)饶命啊!四大爷,饶命啊!”

  五、六两连乘势尾随敌人后卫日军小队冲杀,给了鬼子一个下马威。二连从小王营一跃杀出,挡住敌人的去路。突击队员一个个像小老虎似的手持发出寒光的梭镖,向敌人杀去。一时间枪声四起,震耳欲聋。手榴弹爆炸声、军号声、战士们冲杀的呐喊声响彻云霄。

  这时才刚过4时不久。整个战斗不到50分钟就结束了。新四军仅以22人轻伤、消耗子弹数百发、手榴弹近百枚的代价,全歼汪伪军一个营及日军一个小队。共计毙伤日伪军110余人(其中击毙日军10人,逃脱1人),俘虏汪伪军280余人。缴获步兵曲射炮一门、九二式重机枪3挺、轻机枪9挺、掷弹筒7具、长短枪200余支,各种子弹近10万发和敌一个营的全部辎重及各种物资,仅军毯就有800余条。

  3时半,骄横的敌人全部进入新四军的包围圈,他们根本没有发觉末日已经来临。

  这突如其来的“天兵”把敌人吓得蒙头转向,手足无措,伪营长全身打,等清醒过来,想架起怆、炮还击时,已经来不及了,伪营长眼看退路被截断,便想纠集部队全力向程驾桥据点逃窜,被二连一个冲锋赶了回来。又企图抢夺羊山头小高地顽抗,刚爬到半山坡,就被早有准备预伏在山头的新四军特务连用手榴弹一阵狠揍,像兔子一样连滚带爬地退到坡下地里。

  这时突击队二、五、六连和特务连的积极配合下,迅速跨过公路,端着梭镖向敌冲杀过去。紧接着,几个连队迅速合围。

  突然,日军小队的身后传来3枚手榴弹的爆炸声。这是担任截尾任务的五连发出敌已进入包围圈的信号。指挥所立即吹响了冲锋号。部队从四面八方一跃而起,冲向敌人。

  羊山头战斗是来六支队组建以来,又一次痛歼日伪军的大胜利,也是淮南军区地方武装独立作战,首创全歼敌人一个整营的战例受到了新四军淮南军区的传令嘉奖。战后新四军一师(兼淮南军区)文工团还创作了戏剧《羊山头》在淮南根据地各地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