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长柄荚属

长柄荚属

今川义元终于雪耻成功

  伴随着势力扩大,信秀先后于天文8年(1539年)和天文17年(1548年)建造了古渡城和末森城,并且将自己的居城迁了过去。

  随着信秀突出的表现,他的敌人也逐渐增多起来。为了安定内外,信秀积极上洛向朝廷献金,获得了从五位下备后守的官位。其后又去幕府拜谒了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天文10年(1541年),正直伊势神宫迁宫之际,织田信秀借机献上七百贯文,同年9月,再次向朝廷献礼,并最终获得了三河守的官职。

  对外作战方面,天文4年(1535年)松平氏的当主松平清康因为森山崩(守山崩)突然死去,信秀利用松平氏陷入混乱之际攻入三河,之后的天文9年(1540年)开始的三次安城合战将西三河划归自己的势力范围,松平氏被迫从属于今川氏。其后开始与以今川义元为当主的今川氏敌对。天文11年(1542年)的第一次小豆坂合战中依靠麾下将士的奋勇作战,织田军击败了今川军,确保了在西三河的利益。

  织田信秀(1510年-1551年4月8日),尾张战国大名,人称尾张之虎。信定之子,信定为织田大和守信友的家老,信友一族则从属于尾张国守护斯波氏,协助统治尾张下四郡,实际上却因主家的斯波氏的衰微而掌有主家下四郡的实权;尾张上四郡则由织田氏的别支信安一族所掌有,大抵上尾张一国自斯波义统以后皆由织田氏为实际统治者,而由于织田氏强大到取代主家斯波氏掌有尾张的实权,因此居于尾张最有实力、位居守护代职务的织田氏,也因为尾张统治权的争夺而陷入了内部斗争的漩涡中。

  1、织田信广(信秀的庶长子)2、织田信长3、织田信行4、织田信包5、织田信治6、织田信时7、织田信兴8、织田秀孝9、织田秀成10、织田信照11、织田长益(有乐斋)12、织田长利

  ●天文12年时,织田信秀向朝廷献上4000贯修缮费用,可见他对于和朝廷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视。虽不能简单比较,17年后毛利元就在恭祝正亲町天皇的即位典礼上的献金是2000贯,信秀时期织田氏的财力水平可见一斑。结合之前所述,日后信长雄图霸业的根基在此时就已经铸成。

  接连败给斋藤和今川让织田氏面临强敌环饲的局面。为了打破现状,天文18年(1549年)织田信秀让其子织田信长和斎藤道三的女儿浓姬结成战略婚姻,从而与斋藤家达成和睦。但是同时,来自今川方的威胁并未缓解。

  1、神保氏张稻叶贞通室2、犬山殿3、织田市4、苗木勘太郎室5、小田井殿6、小幡殿7、织田犬8、津田出云守室9、饭尾信宗室10、小林殿11、津田元秀室

  在 接连的挫折下,今川义元意识到,战场上失去的尊严,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够赢回,与其耍一些对织田来说不痛不痒的小把戏,不如孤注一掷,与信秀再次决战!天文十七年(1548)三月,今川军再次大举出动,总大将为今川义元的军师、东海智将太原雪斋和尚,部将有朝比奈泰能、冈部真幸等宿将。数千大军直逼西三河,于御油(现丰川市)、藤川(现冈崎市)布阵。三月十九日未明时分,全军向上和田砦方向进击。织田信秀此时也已统率四千军势,抵达上和田砦。十九日未明,几乎与今川军同一时间行动,织田军再次渡过矢作川,东西两军,在与六年的前第一次作战完全一样的路线相向行动,再次在小豆坂相遇。

  天文20年(1551年)3月3日,信秀当时的居城末森城爆发流行病,信秀本人也染病而亡,享年41岁。关于信秀去世的年份还有许多种说法,但一直没有定论。信秀死后,作为嫡子的织田信长继承了家督之位。

  大永7年(1527年),信定将家督之位传给了信秀。在之后的天文元年(1532年)间,信秀曾一度和主家的织田达胜发生争斗,但后来还是以和解告终。

  伺机在那古野城四处放火造成混乱,漂亮地夺取了那古野城。成功地扩大了版图。(也有说法是夺取那古野是在天文7年(1538年)发生的。)

  ●关于“计夺那古野城”一事,为了接近喜欢连歌的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