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长柄荚属

长柄荚属

西汉军队甚至有“长铍都尉”一职

  虎豹骑中,很多持长柄刀骑战的玩家对持骑枪的玩家表达了无奈,而无论是持长刀还是持枪的玩家,都对弓骑表达了痛恨。真实性并不是设计一款游戏的最高准绳,不过在《虎豹骑》——包括“骑马与砍杀”“全面战争”等游戏中,真实性是乐趣来源之一,是很重要的游戏体验元素。所以对长柄刀、长枪与骑射,我们可以参照真实历史来看。

  槊也是史料文献中常记载的一种长柄兵器,经过小说演绎,马槊被不少人认为是一种长能达4米,非猛将无法驾驭的重兵器。然而,将考古与文献进行比照时,我们常常发现并不是一个“名”就对应一个“实”,如唐开元年间成书的《唐六典》中《卷十六·卫尉宗正寺》记载:“枪之制有四:一曰漆枪,二曰木枪,三曰白干枪,四曰朴头枪。(《释名》曰:“矛,冒也,刃下冒矜也。长八尺曰‘槊’,马上所执。”盖今之漆枪短,骑兵用之;木枪长,步兵用之,白干枪,羽林所执;朴头枪,金吾所执也。)”从中一是可见到名字的变迁,二是可见分类标准不统一,有长度,有材质,有军种……三是可见与汉末基本处于同一科技水平下的唐,步兵用的枪普遍长于骑兵枪,可佐证明清以来民间用的一人高白蜡杆(红缨)枪确如戚继光所言,属“单舞花法”,非“阵仗器”也。

  汉末骑兵用的长柄刺击兵器,至少是名目繁多,但提到长柄刀,汉朝骑兵到底用不用它,要打大大的问号。就出土情况看,长柄刀多是唐以后才普遍列装,如宋《武经总要》中明确记载的偃月刀、眉尖刀等长柄宽背刀。唐代前锋步兵使用的陌刀被记载为“盖古之断马剑也”,唐颜师古注《汉书》极言“尚方断马剑”“剑利可以斩马也”,但谁也说不清楚古断马剑到底长什么样,骑兵能不能用。当然,无论是考古学还是文献学,“证伪(无)”其实比“证实”更难,我们并不能断言公元3世纪就一定没人打造一把宽背长柄刀在马上挥舞,但肯定不主流。

  当然,同剑一样,铍的斫砍性能比较可疑,即便《虎豹骑》里将赤长铍的攻击模式改成与长柄刀类同,对付重甲敌人肯定也要以刺为主。

  《唐六典》所引的《释名》成书于东汉末年,作者刘熙历经桓灵二帝与献帝建安年间,基本上是与曹操、刘备同时代的人。虽然该书训诂常附会音节,但对东汉末的“槊”算是有了“长八尺”的定论,马上4米神枪估计是比较非主流了。考古出土中有矛有铍有戟,但没有形制差异特别明显的“槊”,也许那些刃长六七十厘米的重铍,就是长槊吧?

  在整个冷兵器战争史、甚至包括局部地区的冷热兵器混合战争中,枪、矛都是骑兵主力武器。它们名目繁多,形制多样,包括东方的马槊(或许还包括长铍),欧洲带配重的lance(区别于步兵用的spear)。18世纪中期乾隆平定伊犁,命郎世宁为功臣作画,悬于紫光阁,其中一幅《阿玉锡持矛荡寇图》,阿玉锡同时背着弓箭、火枪,腋挟(非銎装)长矛冲锋,是比较典型的骑枪作战形态,接近同时期(甚至直到19世纪)的欧洲则主要是波兰枪骑兵(hussar,以“翼骑兵”造型闻名)还在坚持用3米左右的lance(1809式骑枪长2.7米)。无论是阿玉锡还是波兰枪骑兵,都同时腰佩单手刀,但lance在多个记载中出现“一次冲锋后折断”,而东方骑兵战中此类记载并不多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