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长柄荚属

长柄荚属

于是林冲便焦躁起来

  那些使用兵器的好汉们,要么是占山为王了,朝廷的法律对于他们没有用了,要么是部队行伍之人,携带和使用兵器是合法的。史进的三尖两刃刀虽然也是兵器,但是也是在庄中私自使用,行走江湖的时候,史进也是腰刀和朴刀的标配。史进深夜大战鲁智深的时候,就是用的朴刀。

  林冲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虽然职位低下,但是好歹有个体面的职业,他还是比较珍惜生活的。尽管他浑身武艺,却从不持强凌弱,待人也是讲究礼节的,善于隐忍。比如高衙内调戏他的娘子,他挥起拳头要打,发现是高衙内,拳头先自软了。比如董超、薛霸在押解途中百般凌辱林冲,林冲却要鲁智深饶了他俩。比如在柴进庄上,洪教头那般无礼,他也是不动肝火,以礼相待。

  两人使用的朴刀,其实算不上真正的兵器,至少在宋朝算不上兵器。《武经总要》里就没有关于朴刀的记载。而朴刀的真正用途,是乡农们开山伐树开荒斩草的工具,可以挂在腰间,土名叫做“着裤刀”。后来人们把朴刀安装在棍棒上,就是行走江湖的兵器了。朴刀的刀身窄长,刀柄较短,携带颇为方便。因为朝廷里对朴刀不禁止,于是就被江湖人广为利用,既可以当做工具用,也可以当做防身的武器。

  不过,林冲不像李逵般乱杀,只从“林冲把枪乱打”,而不是乱刺,就可以看出他的心底里的善良。林冲心底里的善良,还可以从“投名状”上看出来。到了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看见一个挑担子的汉子。投名状是要见人头的,可是林冲从林子里跳出来之前,“把朴刀杆剪了一下”。这是他故意的,就是先弄出声响,让那汉子警觉,趁早逃跑。以林冲的身手,出其不意地跳将出来,一击便中,何至于让汉子跑掉?因为他不愿意乱杀无辜。

  按说是林冲没有道理,人家的酒,给不给吃是人家的自由和权利,可是林冲却恼火起来。因为此时,林冲对生活充满了失望,甚至绝望。按照宋朝的法律,林冲杀了三人,是不能赦免的死罪,他这一辈子再也不能恢复自由身了。“做不了圣人就做流氓”,大概就是他此时的心境,不用讲也懒得讲道理了!

  林冲之所以这般隐忍,是因为他对生活还抱有希望,遇到天下大赦的时候,他有机会恢复自由身,过着平安的小日子。但是在山神庙门前杀了陆虞候、富安和差拨三人后,林冲的性情就开始大变。他连夜奔逃到林子里的草屋,挡不住寒冷,进去讨个火烤,烘干衣服。闻见酒香,林冲想要讨酒喝,遭到拒绝。因为人多酒少,天寒地冻的,庄客们也想喝酒挡寒,自然不愿意匀一些给林冲。

  因为各个朝代都是在民间禁止兵器的,宋朝也不列外,除了朴刀当做农具不被禁止外,军队里使用的兵器都在禁止之列。看看《水浒传》里的好汉们,除了鲁智深的禅杖、武松的戒刀、李逵的板斧外,其他的人行走江湖,腰刀和朴刀几乎成为标配。鲁智深和武松是出家人,禅杖和戒刀是僧人专用,算不得兵器,李逵的板斧,也属于农具之一。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