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长柄荚属

长柄荚属

次用胶、漆、面调涂

  关刀龙吞特写:铜鎏金龙吞口,张嘴吐出火焰纹龙珠。龙吞刻画细腻,造型生动。既然有鎏金实物,笔者就顺便提及鎏金工艺:在古代鎏金和镀金是一回事,现代人发明电解法和其他化学法后,将制造工艺进行了改变,从而使镀金与鎏金有了区别。鎏金是将金和水银合成“金汞剂”,涂在器物表面,加热使水银蒸发,金便附着于器面不脱,因水银有毒,现代就很少采用了。镀金是以电镀或者其他化学方法。使金子附着到金属或别的物体表面上,形成一层薄金。

  :(右)这个断代明确,来源清晰,实物来自故宫。民间就没有这个东西。《清会典 武备十二》:“虎枪营虎枪,通长八尺三寸,刃首九寸,圭首,中起棱。柄长七尺四寸,白蜡木为之。柄首横系鹿角二,长一寸,末角镦。刃蒙革囊,桦皮裹,系革带负之。凡枪皆炼铁为刃。”在军博这些长兵器里,最长最粗壮的兵器是就是虎枪了,其次是长矛。线年版《辞海》的关刀也在军博里,可惜现在和他们的长杆兄弟姐妹都在军博仓库里睡大觉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出来展览。《辞海》说:关刀:一种长柄大刀,相传是关羽创制,故名。形如偃月,刀面有青龙纹,因而又名“偃月刀”或“青龙偃月刀”《三才图会 器用》“惟关王偃月刀,刀势既大。其三十六刀法,兵杖遇之无不屈者,刀类中以此为第一。”《辞海》这个解释其实也是沿用以前的说法,混淆了仪仗器、实战器和演武器。关刀的上柄箍已经丢失,这个刀型颇具明风,但看龙吞还是断清代为妥。

  我关注铁质地兵器比较多,除了文中提到的矛(下)没拍细图,那个长棍(中)和铁链夹棒(上)也没拍细图。如果哪天军博能从库里调拨出来展览,再补拍吧。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冷艳锯,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顺便说说长兵器杆子,先说材质:南宋华岳《翠微先生北征录》:有“叉枪制”。叉杆蒺藜条为上,柘条次之,枫条又次之,余木不可用。穿斗枪叉,合拣择枪大小与筒口相等,然后穿套。造枪须令枪头、叉口用钢,筒并枪身、叉身尽合用常铁。穿斗叉枪,先比量杆头相等,次用胶、漆、面调涂,倾入筒口,令盛满,却倒用杆斗上。庶无动摇、脱落之弊,至枪杆朽腐,而杆头犹不脱,及雨水不入。臣闻旧制:淮东敢死军多系枪叉手,淮西忠义军民兵多系枪刀手。刀姑置勿论,而枪叉之弊有四。一则近年收买枪杆全无选择,多用杂色轻木,临用脆折及被脱误。今后枪叉杆须用蒺藜条、枫木、赤仙木,方免杆身易折。至于明代,不同人、不同地区有不同说法:明 何良臣《阵纪》:“南方以竹为杆,甚称省便;北地风高易裂,须得丝筋缠紥乃可,否则以椆木代之犹胜。”明 吴殳《手臂录》:“枪材,以徽州牛筋木者为上,剑脊木次之,红棱劲而直,且易碎。白蜡软,棍材也。”等等。从以上文献参考似可看出,枪矛杆材首选必须是硬韧木材,次选是软硬适中的木材,最次的软木。而军中兵器和武术家的枪杆选材不同,兵士选容易获得的竹和韧性好的木杆,武术家选择硬韧性好和软硬适中韧性好的木材。这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流派、技能而决定的。再说形制:长兵器的杆截面并不都是圆的,杆子的形状是根据器型和用途定的。实战兵器中,刀、戟、斧钺这样主劈砍的指向性强的兵器杆截面是卵圆形,这样抓起兵器不看方向仅凭手感就能使用,枪矛这样的主刺的非指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