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兜兰

兜兰

收集并保存兰花种子300多种

  除了资源收集外,珍稀植物繁育研究团队大部分精力都在兜兰属植物的引种驯化、杂交育种、种苗繁殖、产业化生产、分子机理和保护等研究上。

  在兰花育种方法和新品种培育方面,研究团队利用优质亲本进行了广泛的杂交育种,现育成兜兰杂交组合300多个,40个兜兰新品种在英国皇家园艺学会上进行了登录,8个兜兰新品种通过了广东省农作物新品种审定。

  这段文字截取于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珍稀植物繁育研究组首席科学家曾宋君的朋友圈。不久前,他带领研究团队去广西中越边境开展海伦兜兰野外调查,爬了8天的山。由于海伦兜兰长在中越边境石炭岩地区邻近山顶的边坡上,他们全程都走在悬崖峭壁之间,其间又经历了恶劣天气,每个人都负伤力竭但也收获了惊喜。

  作为广东省花卉协会和兰花协会副会长,也是中国兰花学会和中国兰花协会常务理事,他表示将带领团队在兜兰的保护和产业化应用中继续前行。

  “近期已利用子房注射法、基因枪法、农杆菌介导法等方法将FT基因转入了多花型兜兰中,有望育出能提前开花的多花型兜兰,使其营养生长期从6至8年缩短到3至5年。”曾宋君高兴地说。

  “近年来,我们主要还是围绕兜兰开展工作。”曾宋君介绍,兜兰珍稀又难以繁殖,市场价值极高。

  目前,他们已对彩云兜兰、杏黄兜兰、白旗兜兰、海伦兜兰等进行了系统的野外种质资源调查,除了近年来发表的一些新种,他们已经收齐国产兜兰属植物27种和国外原生种中的52种,是世界上修改兜兰种质资源种类最多的单位之一。

  在这两个小温室里有开花的成年兜兰植株,也有利用离体培养技术繁育出的数万株兜兰小苗。它们未来将会回归到野生生境中或者被送往兰花生产基地进行栽培。

  近年来,曾宋君带领华南植物园珍稀植物繁育研究团队,开展了兜兰种质资源收集和评价、遗传育种、离体快繁和功能基因的克隆和功能验证等多个方面的研究工作,取得不少重要成果。

  “兰花育种的科研积累时间比较长,虽然可以同时育好几个品种,但仅育出一个兜兰新品种需要8年时间,我们的人生没几个8年。”曾宋君说。目前,该团队共有17个人,在曾宋君的带领下获得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广东省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40多项科研课题和10多项横向课题的资助,总科研经费1000多万元。

  “我生长在湖南的小山村,小时候经常上山放牛、砍柴,见到过不少兰花,我将它们采集下来,带回家养护。考大学时我又选择了生物系。”在繁重的科研之余,花卉占据了曾宋君的所有生活,朋友圈全部都是鲜花特写,撰写科普文章1000多篇,出版花卉专著20多部。

  2017年,曾宋君团队的“兜兰的杂交育种及其种苗繁殖方法”获得第十九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优秀产品奖证书”,后又被公示获得第二十届中国专利奖优秀奖。随后,“大花蕙兰和兜兰新品种创制及产业化关键技术”获得了2018年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曾宋君等人也积极开展产学研合作。“我们花20年做基础研究,希望基础研究能为产业化服务,通过产业带动保护。”曾宋君说。

  他们与广州华大锦兰花卉有限公司等企业合作,兜兰中试生产的种植面积达12000多平方米,成为我国最大的兜兰生产基地之一,也获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

  “我们还收集到了观赏价值极高、具育种价值的优良兜兰亲本300多个,它们是育出优良品种的基础。”曾宋君语气里透露着兴奋。

  研究团队已完成了50多个兜兰原生种和100多个杂交种的无菌播种技术研究并能进行种苗的规模化生产。与此同时,他们也发表了相关兜兰繁殖论文20多篇,申请了10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并有4项已获得了授权。其中,“摩帝类兜兰优质种苗组织培养快速繁殖方法”已在获得国内发明专利的基础上,申请了国际发明专利,又


下一篇:没有了